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北郭之春

东园朝雨花满路,北郭春天月半空。白日感怀画人骨,静夜沉思写鬼神!

 
 
 

日志

 
 
关于我

好读书,不求甚解,但慰心慰性而已,育过人,十数年间,也有桃有李者也。粗写几行文字,道人间百态,细画数块颜色,表世上鬼神。心有春风化雨志,胸含悲天悯人情。道艰且难,吾其谁行?

网易考拉推荐

爱诸葛,还是爱司马,这是个问题!  

2010-08-23 21:57:08|  分类: 蝉吟弄字-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三国》演播也有一段时间了,此期间对于剧情的编制,演员的角色诠释,网上网下纷争不断,更有有话可说者撮文成书,甚是蔚为大观。作为奇书之一的《三国》,自然有其吸引人之处,笔者也不例外,除了被其中的故事吸引之外,其主要人物的精神风貌、烂漫之姿也曾摇荡着笔者的心,久久不能释去。毫无疑问,长久一段时期内,诸葛孔明都是这里面最能打动读者的人物之一,他也是千百年来不断被赞颂的智圣,相对于关云长的忠勇,他的智谋一直是后人津津乐道、乃至敬仰崇拜的楷模。然而随着岁月的流逝,笔者越来越质疑于诸葛的智谋,及至看了新《三国》,再回头品味书中描写,始信司马仲达方是真正的大谋略者。于是笔者不免疑惑:爱诸葛,还是爱司马呢?

爱诸葛,还是爱司马,这是个问题!

人们爱诸葛,第一是因为他“高洁”。

“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 何其高洁的情操写照啊,传诵了千百年而不衰。然一个高洁之士,一个“不求闻达于诸侯”的世外高人,胸中藏的是什么呢?既非五柳先生“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田园,也非李太白先生“且放白鹿青崖间,须行即骑访名山”的仙踪,而是假惺惺的谦虚一番之后,拿出早已备好的西川五十四州之图,刘玄德请他出山,他却又惺惺作态的说什么“亮久乐耕锄,懒于应世,不能奉命”,真是一派胡言啊,你若真乐耕耘、懒世事,就会拿出一本诗集,里面写的是“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而不是拿出一卷可称“投名状”的军事地图,去指导人家夺刘表刘璋此汉室宗亲的地盘了!不过这也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两个假谦虚真虚伪的人碰到一起,也是可以做出一番事情的,毕竟志同道合吗。这种假谦虚,甚合不少人的情趣,因为中国传统思想书面上不强调竞争,比较推崇忍让,结果心里想争不能说,还得冠冕堂皇说一番华丽的话,却暗暗地争,嘴上抹甜蜜,脚下使绊子。你看诸葛孔明,嘴里面说着“不求闻达于诸侯”,暗地里却早就准备好了图谋西川的军事地图作为见面礼送给刘玄德,可见其早就有建不世功勋之心也。

人们爱诸葛,第二是因为他“忠义”。

他追随刘玄德,一直都是打着恢复汉室的旗号,是忠于汉室的良臣,也是忠于刘玄德的下属。当时汉室衰微、天下纷争,各路诸侯无不虎视中原、图谋天下,朝中大臣亦是得机便把握朝政、代行天子之权。无疑,此时谁若能恢复汉室之权威,理所当然会成为天下之英雄。刘玄德深悉此道理,所以他一直都号称以恢复汉室为己任,也正因此,他周围聚集了一批热血忠义之士为其奋战,诸葛孔明是其一,也是最亮丽的一人。然而,无论刘玄德还是诸葛孔明,谁又当真恢复了汉室呢?且,汉可以灭暴秦强楚,亦当有智勇之人帅忠勇之士灭衰微之汉而建新朝,新老更替是自然之理,智者如诸葛,岂能不知也?更何况,自始至终,他也未恢复汉室,却建立了一个与汉室毫无瓜葛的蜀国,使大汉一分为三,名亡实也亡矣!倘其识时务、顺天理,识新老更替之道而尊魏为继大统者,一者可少百姓之兵祸,无七出岐山均无功而返、劳民伤财之累,二者也可免国家分裂之势,说句喜欢诸葛孔明的人不喜欢听的话,笔者以为,南北朝之纷乱,若论源头,则始于吴、蜀也!何者?因其是武力与中央政权分离的践行者也。想强秦统一中国何其不易,至此则被东吴孙仲谋、西蜀刘玄德率先打破了,他们开了个武力分裂中央这个不好的头儿,更为可怕的是,刘玄德是以恢复大汉的正当名义行分裂之实,其最迷惑世人之心。所以连追随他的诸葛孔明也深得其利,千百年来成为智者的化身。然正因其行忠义之名,致使蜀中只有丞相,不知有后主;亦且只有丞相,不再有其他文武。若论欺世盗名,他是最会掩饰的一个。

人们爱诸葛,第三是因为他“智谋”。

徐庶被迫离开刘玄德,给他推荐了诸葛孔明,刘玄德问:“此人比先生才德何如?”徐庶谦虚地说:“以某比之,譬犹驽马并麒麟、寒鸦配鸾凤耳。此人每尝自比管仲、乐毅,以吾观之,管、乐殆不及此人。此人有经天纬地之才,盖天下一人也。”求贤若渴的刘玄德此时记住了“此人有经天纬地之才,盖天下一人也”这句话,认定诸葛孔明就是成就他宏伟大业催化剂了。以笔者观之,徐庶此番言论,可分两个层面来看,一是他推荐诸葛,是在急切情况下进行的,急切之间难免行事匆匆、不能全面把握,被诸葛孔明的豪言蒙蔽了;二是“此人每尝自比管仲、乐毅”,这是什么呢?在当时信息不太通畅的社会里,这是典型的自我炒作的结果,一方面说“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另一方面又自比管、乐,管、乐何人?乃有经天纬地之才,亦有经天纬地之志的大丈夫,以此二人自比,显示出诸葛孔明的内心矛盾和虚伪的一面,更可见其有治世之野心,一句话,他是有控制欲的。然有控制欲而不说,而半推半就,最让人心痒难耐,不得不捧他为心肝了!若其为女子,亦必是很会讨人欢心的妖媚女子。

上面所述诸多,都是造成蜀汉后继无力的关键。如果说蜀汉“成也诸葛、败也诸葛”,一点也不冤枉他的。

我们且再仔细看看这样一个会炒作、有野心、虚伪且有控制欲的人的智谋:

其一,成事赖其智谋,败事则怨天机。诸葛与人战,每每玄机重重,让人如在云里雾里,这可增加其智谋的迷惑性,既迷惑部属,也迷惑敌人,迷惑敌人尚可理解,迷惑部属,就有点故弄玄虚了。虽其如此,也屡屡败北,然每败,必说天意如此,似乎跟他计划不周毫无关系。而其胜也,则说“一切尽在吾掌握中耳!”又极尽张扬其智谋之能事,其脸皮之厚,实不亚于其主玄德公也!

其二,一人独大,不注意培养后继人才。这也是蜀汉不如曹魏的关键。曹操用人不拘一格,大材大用、小才小用,徒具虚名者如杨修则也会被利用其死做点文章以尽其才。曹营中人,每言事则人人可言,曹孟德拣可用者为其用,不可用者亦姑且听之,正所谓博取众长也!而在玄德营中,诸葛孔明的言论就是定论,连主上刘玄德都对其言听计从,他人更不好僭越了。此就造成孔明一人独大,其他人的计谋便无可验证对错便都被定位错的或不当的了,如此一来,就懒了诸将之心,从“一切皆在军师胸中耳!”到“一切皆在丞相胸中耳!”一切都是他的棋子,一切都任其摆布,关、张、赵诸大将没有自己的太多思路,更不要说年轻将士了。一个没有梯队延续的蜀汉,到后来只能惨到“蜀中无大将,廖化作先锋”了,而这,从根源上讲,正是拜诸葛孔明大先生所赐!

其三,因人用事,明知道马谡不可用,可还是不惜赌上一把,结果坏了全盘计划。用马谡,与其说是检验马谡,不如说是检验孔明自己,他不惜赌上蜀国的前途,也要试图证明他用人是对的,而结果显示,他错了,且错的一塌糊涂。当此之时,他不但不痛定思痛认真检验自己用人不当之失误,而是迁怒于马谡,还假惺惺的做出悲痛之状挥泪不已。马谡无将才,以后不用其为将就可以了,何必硬要在用人之际一斩了之?斩了马谡,并不会对蜀汉的军纪有什么帮助,倒使蜀汉失去一位还算英明的参谋。诸位你们看,诸葛孔明用人不当,既失了街亭,又失了一员不可多得的人才。

其四,因人废事,逼反魏延,实际是逼死了蜀国一员顶梁大将,毁了蜀国的未来。魏延此人,本心并不坏,他斩杀旧主韩玄,实乃韩玄要杀黄忠,他为了救黄忠,倒担上了一个背主的不义之名。从这一点看,魏延与黄忠、诸葛都不是一路人,魏延过于直率,太不会掩饰自己了。所以虚伪成性的刘玄德和诸葛孔明就都不喜欢魏延,并且不管魏延做得多好,都给人家加上一个有反骨的莫名之罪,而忽视魏延的忠勇。有功而不奖,无罪则见责。何其伤魏延之心也!魏延亦是有才之人,屡次无比正确的建议,均不被孔明接纳,又何其压抑也!所以诸葛孔明死后,他终于可以长出一口气,自信可以亲自掌兵了,然不意孔明死了都要暗算他,死前就密令马岱相机斩杀魏延。魏延一死,蜀中真无可用之人了,姜伯约文不如诸葛,武不如关张,并非不可多得之大才,况且诸葛都斗不过司马仲达,更遑论没有魏延相助的姜伯约了!

其五,爱惜自身名声,不惜浪费资源,七擒孟获,只有名声而无实际意义。古代的战争,不攻城略地简直是匪夷所思,然其攻打孟获,七擒七纵,耗费许多兵马粮草,得到的只是一服字,除了彰显他的仁慈,其它收获似乎微乎其微。似此大动干戈而获利甚微的举措,于孔明则叫以德服人,真是要饭的搬家,你穷折腾个啥呀!

其六,小聪明太多,大规划无几。诸葛孔明最拿手的聪明劲儿就是表演,他不但有三气周公瑾的丰功,也有骂死王朗的伟绩;而其吊周瑜、哭庞统更是声泪俱下、感人至深,其若生在当代,一定可横扫国际十大电影节均获最佳表演大奖吧!至于其火烧新野,乃至为后人津津乐道的空城弹琴退仲达,表面看确是智谋使然,但一深究,就会发现他的这些智谋根本就只是一种战术上的一时得意,不论是曹操还是司马仲达,根本就不在乎这种一时一地、一城一池的得失,因为人家在意的是大方略、大计谋,人家要的是天下,而不是一时之声誉。可怜诸葛孔明七出岐山均无功无而返,良谋也?良谋乎?

其七,关键时刻缺乏与上司沟通的智谋,听任刘备复仇,致使陆逊火烧七百里联营。此次惨败,乃蜀汉由强变弱之转折点,孔明深知,然其只能任其发展而无力阻拦,导致刘备兵败身亡。其无力劝退刘玄德乎?也许亦是不愿也!刘玄德在,他是老二,刘玄德死了,他就是实际上的老大。况且玄德公死得如此名正言顺、感天动地,其死得其所也,成全他,也未尝不是最好的劝谏方式!

其八,其本质原因乃传统道德观导致的虚伪在作祟,暗地里关注天下纷争之事,分明有志于天下事,却一再强调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真不知道其志如何明?其远又如何致?

而与其相比,司马仲达又如何呢?

人们不爱司马,第一是因为他总跟号称汉室正统的蜀汉作对,且从不让足智多谋的诸葛孔明先生得到半点实际利益,致使诸葛老先生七出岐山均无功而返,最后含恨死在五丈原。此司马之过欤?倘若天亦有情,一定不会把罪过归于司马仲达的。何者?两军交战,败且败矣,岂能怨对手太过厉害?况且诸葛先生先行离间之计害人,只不过此计没充分考虑魏主曹睿对司马的看法,没能把司马害死而已,然诸葛如此暗来,岂是正经人家所为!其死于司马仲达之手,也算死得其所,毕竟司马也是智计过人,不辱诸葛英名。

人们不爱司马,第二是因为在他经营下,他的子孙取曹魏而代之了。因为曹魏取弱汉而代之,人们恨曹操,把曹操写成白脸奸臣,遭受了千百年的唾骂。司马仲达的子孙取曹魏而代之,按说不是给你们报了仇么,怎么还要恨人家司马家呢?原因是司马家本也是汉臣,现在不恢复汉室却取魏自立,是为不忠也,大家都怨他司马家是间接取代了刘汉!然而世人何不想一想,汉朝的江山又是从何而来呢?汉朝高祖皇帝可也是秦朝的官员呢,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亭长,但也是食秦禄的人啊!强秦暴虐,食秦禄的刘邦可以反,弱汉无能,食汉禄的曹家和司马家为何就不能反了呢?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在刘备那边,因为大家认为,既然有了蜀汉,就不应该再有什么曹魏、司马晋朝了。问题是,你看看人家司马师、司马昭,个个精明能干,你再看看那后主刘禅,面对曹操的几十万兵马居然能在赵子龙怀里睡着,如此气魄的人当国,岂不是误己误人误百姓!刘汉没有一个英明的接班人了,还谈什么继续汉室正统呢?

人们不爱司马,第三是因为说他奸诈。但我们若仔细看《三国》的话,就会发现诸葛孔明先生的奸诈更加胜于司马。诸葛准备出岐山攻取曹魏都城,却怕人家司马仲达挂帅出征,碰到真正的智谋之士了诸葛孔明才感到玩计谋也会前所未有的底气不足,于是就玩起了阴的,派人到魏境散播谣言、贴人家司马仲达的大字报,差点害死人家。到底天地有眼,曹睿也不是十分糊涂,只是给了司马仲达一个削去兵权回家养老的处罚,才使诸葛的阴谋没有得逞。试问,如果如此行事的诸葛叫做智计过人,那司马仲达怎么可能会是奸诈呢?其实若论计谋,我认为司马的计谋更加注重大方略,不像诸葛亮太在意一时一地之得失,其实是真正成霸业的大计谋。

和诸葛相比,我倒更喜欢司马了。

其一,仲达有眼光。仲达的眼光好,一是能看到好依托,他不象杨修,只看见临淄王曹植的才高八斗而看不见一个率性的文人身上的弱点,他准确地看到他的希望在曹丕身上,所以他想尽一切办法做曹丕的智囊,最终得到曹丕的重用。仲达的眼光好,二是他能看出世事变化中的危险和机遇,他总能化险为夷,在危急中找到机遇,曹丕五路大军伐蜀失败后计划伐吴,满朝文武都赞成只有司马仲达说必败,此种逆龙鳞之言语,要冒极大的危险,然其看透了曹丕不会杀他,所以他现在逆龙鳞说真话,等到伐吴失败后,方能显出他眼光的独到与准确。还有他据守雍凉时诸葛孔明领兵来犯,雍凉兵少,他就冒险私自募兵,正如他对儿子司马昭所说:与其因兵少丢掉雍凉而受罚,不如为守住雍凉私募兵勇而受罚,因为前者是不可以翻案的,败就是败了,而后者则能显示出来他是可用之才,虽然会一时受罚,但在用人之时仍有可能得到重用。

其二,仲达会忍。所谓小不忍则乱大谋,曹丕、曹植竞争王位继承人时他本想帮曹丕,无奈曹操不许,所以他就忍着,等待合适机会帮助曹丕,并最终助曹丕登上王位;曹丕登上王位,听从曹操遗言一直防着他,所以他仍然忍,直到伐吴大败无人可用,才不得不用他;曹睿当政,曹氏官宦不容司马氏,排挤他去寒苦之边地雍凉,司马仲达不以为苦反以为可喜,因其正可以此为练兵屯力之机也;而其受曹丕所赠之美人,更见其隐忍之心坚强无比,并通过此女传递出不少假信息迷惑曹氏亲贵,为其之后战胜他们争得时间和力量。

其三,仲达计谋高。曹丕欲争世子之位,屡次转危为安皆赖司马之计谋也;曹丕欲伐蜀,问计于司马仲达,司马一张嘴,就道尽了五路大军的取胜之道,然曹氏命宗亲曹真掌兵,曹真无能,致使伐吴大计不成;诸葛孔明七出岐山均无功而返,皆因司马仲达谋划有方,虽然诸葛智计天下鲜有人敌,然司马却是其克星也。

其四,仲达遇事果断。不像诸葛的优柔,司马遇事果断:冒险雍凉募兵,及时抵挡了诸葛的进攻;获悉孟达要反,仲达当机立断,星夜提骁骑快马而取之,并不上报魏主而延误时机,致使孔明失去攻取魏都的绝佳机会;装病诈曹爽,一旦获悉曹爽携百官出城祭祖,立即组织人马反攻,短时间就控制了宫中,一举擒获曹爽,彻底掌握朝政。

其五,仲达培养出了优秀的接班人。不像刘备养子如刘禅,也不像孔明,仅仅培养了一个并不堪大用的姜维,司马仲达却培养出了司马师尤其是司马昭这样优秀的接班人,司马昭对其父司马仲达恭顺得很,但并不似刘禅那样托庇于刘备,司马昭有其自己的思路和想法,其思谋之深,并不亚于其父,正是由于有这样优秀的接班人,司马氏才可取曹氏而代之,延两晋百多年之久。

如此这般,司马仲达有什么比诸葛孔明逊色的呢?

爱诸葛,还是爱司马,这是个问题!

诸位以为如何?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